首页 走进丰南  > 自然地理  > 正文内容

物种多样的生物资源

作者:丰南区政府 发布时间:2022-03-03 10:54:46


物种多样的生物资源

 

    一、野生动物

    (一)哺乳纲,约7科20余属种,主要有:

    狐:活动于西南部草泊地区。毛色较浅,俗名“草狐”或“骚狗”。自50年代后期以来已很少见。

    獾:多穴居于较大的坟莹地带。獾油是上好的医疗烫伤药物。1949年大水灾中,因巢穴灌水,群众捕获甚多,加上1958年全区平毁坟地后,已基本绝迹。

    野兔:俗称“毛儿”,是冬季主要狞猎资源,以西南部草泊区密度较大,一般农田也有踪迹,但自60年代以来也是下降趋势。

    黄融:俗称“黄鼠狼”,是鼠类的天敌和经济价值较高的毛皮资源。近年来,因过度狩猎,加上应用毒饵灭鼠,造成误食后二次中毒死亡。从土产收购皮张数量来看,也是逐年下降的趋势。为保护资源,从1982年以来已停止收购皮张。

    刺猖:散生于农村,在“三年困难时期”,曾作为野味大量猎捕,压低了繁殖基数。此后已很少见。

    骗蛹:俗称“燕蝶螟”,其粪名“夜明砂”,可入药。1976年大地震后数量已明显减少。

    (二)鸟类,约有20科30余种,主要的有:

    雁:候鸟,是草泊洼淀区的主要狩猎资源。在本区常见者有两种:一名“沙白雁”,体重达七、八公斤。一名“沙拉瓜子”,体型较小,重约三、四公斤。

    野鸭:也是一项主要狩猎资源。种类较多,常见的有“大红腿”、“厌鸭(也叫胖鸭)”、“琵琵嘴”、“铅子嘴”、“大白脖”、“八橙子”、“花鸭”、“水老鹊”和“小秋鸭”等。

    以上两项水禽狩猎资源,自60年代以来,由于草泊洼淀很少积水,影响生存,数量已很稀少,仅能零星猎捕。

    鸳鸯:俗名“长脖老等”,常在淡水区捕食鱼类或蛇类。

    叼鱼狼子:在滩涂地区捕食鱼类。

    鹤:群居候鸟,在沿海一带捕食鱼类。

    地磅:本区有“羊蔼”和“鸡蔼”两种,但不多见。

     青鹤:1983年在滨海一带曾发现,喜食蝼咕和螆螬。

    鸳鸯:1958年曾在草泊区发现。

    鹰类:有“黄鹰”、“老鹰”、“骚鹰”和“鹞”等数种,其中黄鹰经训养可猎野兔。

    猫头鹰:俗名“猫儿头”、“鬼赤雀子”,有迷信思想者视之为不祥之物,实际是夜间猎鼠能手;

    啄木鸟:俗称“得木”、“树爬子”,是林木除虫卫士。

    斑鸠:俗名“斑雀”,春播期间的候鸟。

    乌鸦:俗名“老鸹”以捕食虫类为主,也危害玉米芽苗。

    喜鹊“传统习惯认为是吉祥鸟。

    以上较大体型的鸟类,多系猛禽和益鸟。自1958年连同平毁大片坟地和砍伐片林以来,由于失去栖息营巢的场所,数量已大量减少,甚至绝迹,造成自然生态失调。

    鸽子及鹌鹑:属野生鸟类,已有人工训养者。

    麻雀:1958年做为“四害”之一,经过突击性大量捕获,大大减少了繁殖基数。

    燕子(候鸟):1976年大地震后,因营巢困难,一度大量减少,近几年稍见恢复。

    其它:包括伯劳、杜鹃、黄鹏、百灵、“红脖”、“蓝脖”、翠鸟、“交嘴”、“铜嘴”、“锡嘴”以及“山经子”、“古皮子”、窜鸡和“长尾巴连”、芦喳儿等小体型野鸟,栖息于坟地片林或田间。多数为候鸟并可训养为观赏鸟类,主要以害虫为食,有的季节性危害作物。由于片林的减少与应用剧毒农药治虫误食后引起二次中毒,数量也大为减少。

     (三)爬行纲:约3科7属,主要的有:

    蛇类:活动于草泊农田及宅院,一般为无毒蛇,肤色依所居环境而异,有绿斑、黄褐、黑褐等色,是鼠类和麻雀;蛙类的天敌。所脱外壳名“蛇退”可入药。自广泛应用“六六六”农药治蝗及农田害虫以来,数量已显著减少。

    蜥蜴:(俗名“四车子”)多生在干旱沙壤土区。

    壁虎:俗名“蜴虎鲁子”,是居舍益虫。

    (四)两栖纲,约2科6属。

    蛙类:是农用除虫卫士。近年来有不少人捕杀后饲养肉鸡,外贸部门还作为“田鸡肉”收购后加工出口)对蛙类的繁殖有很大影响。

    蟾蜍:俗名“癞蛤蟆”,系中药“蟾苏”的资源,但应采后放生,以利繁殖和保护此资源;

    (五)水产动物类:丰南区海、淡水天然鱼、虾蟹、贝等主要资源,计有脊椎、甲壳、节肢、软体等5门约14纲、29科属近百余种。

    天然淡水鱼类:以鲤科为主,鲤鱼,有“金翅金鳞”和“红鲤”等几种,(体重半斤左右者叫“拐子”,幼鱼叫“拐尖子”)。鳃(瓜子鱼)、白条(黄瓜鱼)、链(噘嘴鲢子)、鳊(鳊花)、鲂(武昌鱼)、鳡(黄钻)和“麦穗”、石榴鱼(山石脸)等。其次,还有属于鳢科的乌鱼(重鱼棒子、黑鱼)。粘科的粘鱼、鳜科的泥锹以及合鳃科的黄鳝等。

    淡水蟹类:在陡河下游所产者学名“中华绒蝥蟹”,俗名“毛爪螃蟹”,古名“紫蟹”。

    淡水虾类:有大青虾和草虾两种。

    淡水蚌类:有大、小河蚌和蚬等数种。

    淡水螺蛳类(田螺、拔蛤):有大、小两种。

    菜鳖(甲鱼俗名王八):属爬行纲动物,学名“中华鳖”。背板名“鳖甲”可入药。卵俗名“甲鱼子”,蒸食可医腹泻。

    海洋鱼类:科属繁多,主要的有:石首鱼科的小黄鱼(黄花鱼)、梅童鱼(棘头鱼),白姑鱼(白眼)、黄姑(铜罗)。鲜科的梭鱼(红眼),鲤鱼(白眼),鳞科的鲜鱼(鲁子、鲁板)、鲜科的鳞鱼噬会鱼)、带鱼科的带鱼、鲤科的银鳃(平儿鱼)、绒科的蓝点跋(燕鱼、蓝点马绞)、靖科的鲜鱼(海巳鱼)、鲜科的青鳞鱼(青鱼片)、馒科的黄卿(马旧鱼)、蜗虎鱼科的蝇虎鱼(楞崩鱼)、纯科的河脉(辣头鱼)、银鱼科的银鱼、鲜科的牙鲜(扁口、比目鱼)、舌鳃科的短吻三线鳃(塌目)和红科的赤虹(洋鱼、当当)等。

    海洋虾类:有对虾、白虾、老红虾、狗虾、雪虾以及琵琶虾、雾虾(麻线虾)等。

    海洋蟹类:以三疣棱子蟹为主,还有长腿蟹、鬼膀蟹等。

    海洋贝类:以毛蚶(麻蚶子)为主,其贝壳名“瓦楞子”可入药及制钙粉,还有少量扇贝和蛙等。

    软体动物:有海螺、海蚕、章鱼(八带鱼)、乌贼(有大小两种,大型者俗名“海兔子”,体内背部的石灰质片名为“海膘蛸”可入药)等水产资源。

    近海生物:有珍稀名贵的中药“海马”和“海蛇”,底栖动物有兰蛤、水彩短齿蛤、彩虹明樱蛤、四角蛤蜊,“沙蚕”(海蚯蚓)等端足类;在盐田区内还有丰年虫(卤虫)及丰年虫卵(卤籽)等动物性饵料。

    丰南区天然水产资源相当丰富;查阅旧《丰润县志》,从元朝就有“紫蟹金鳞随意而得”的记载。主要分布于陡河、沙河及草泊、洼淀、沟渠等水域。在群众中传流着“有水就有鱼”说法。自解放后,为解除洪沥灾害,随着排水工程的兴建,陡河上游修建水库,河口建防潮闸以及开挖沙河入海道等水利工程,加之70年代以来伏季少雨,河水不足,唐山市区又向陡河大量排污,使水域生态失调,造成天然淡水鱼类资源锐减,有名的陡河“金翅鲤鱼”和“山石脸”、“紫蟹”基本绝迹。海洋水产捕捞业,自50年代以来,由于片面的认为“海里求财,伸手就来”,大量增添船网工具,盲目的加强捕捞强度,也使经济鱼类形不成鱼汛而大量减产。

    (六)昆虫纲:具有利用和部分利用价值者,约7门,4纲,7目20余类,主要有:

    环形动物:蚯蚓,有大小数种,干制品名“地龙”,可入药。1982年以来,本区有的户开始引进优种,进行人工饲养,用作养鸡饲料。

    节肢动物门:包括蜘蛛、蝎子(有大小两种,大型的干制品名“全蝎”,可入药,但自50年代开始,大量应用“六六六”农药,数量已大为减少)和蜈蚣(可入药)。属于昆虫纲者主要的有:

    1、膜翅目:“蝈蝈”、“叫蚂蚱”和“蠕蟀”(古名“促织”者,可供“斗螺蟀”)。

    2、螳螂目:螳螂(卵块名“桑螵蛸”可入药,年收购量达1.25吨)。

    3、脉翅目:蜂类、黄蜂(有大小两种,其蜂巢名“露蜂房”,可入药)、赤眼蜂(玉米螟天敌)、唇芦姬蜂(棉岭虫天敌)。蝉类,是林木害虫,在羽化时所脱的拟蛹外壳,名叫“蝉退”,可入药。

    4、鞘翅目:羌螂(俗名“屎克郎”)有清除地面粪便的功能。斑蝥(俗名“屁屁虫”)可入。步行虫,是地老虎的天敌。七星瓢虫,是蚜虫天敌,但是也往往由于在治蚜虫中应用剧毒农药而同遭杀灭。

    二、野生植物

    丰南区野生植物以一年生和多年生草本植物为主,科属种类繁杂,主要有:

    (一)芦苇:禾本科多年生草本植物,是丰南区自然资源的一大优势,依其生长环境的优劣,质量差异较大;通常以高度在3米以上的粗直苇为“席苇”,2米以上者为“箔杆”;2米以下者为“苫子”,可分别作为席子、茓子、篓子、房箔、砖箔、参帘、盐苫子以及苫房、造纸原料。苇田沉积地面的败叶和根毛等叫做“垫脚”或“泊土”,是上好的有机肥料,地下宿根可以入药(芦根),因在大早大涝年景仍然有所收成,故当地群众喻之为“铁杆庄稼”。

    本区大片苇田主要分布在西南部低洼盐碱地带和台田沟,内地坑塘及沟渠也有少量分布。50年代初期,全面积约20万亩,年产量约50万吨左右,基本上代表解放前的水平,60年代以来,由于不断毁苇垦荒、修建草泊水库堤压废弃,面积逐年减少;随着排水工程的兴建,又使苇田失去蓄水灌溉的功能,引起生态失调,造成苇田沙化和返碱退滩。据1981年资源调查,苇田面积约为12万亩,苇草产量仅2510余吨。油葫芦泊水库毁苇种田4000亩,仅亩产高粱50公斤左右,在经济上得不偿失,从1981年以来,区政府己拨出专款,用于再建草源生态平衡,已取得明显成效。

    (二)蒲草:学名白菖蒲,属菖蒲科多年生草本植物,主要分布在西南部台田沟及近村的坑塘。蒲草是编蒲垫、蒲包以及防寒帘的重要原料,花粉名“蒲黄”,可入药。果实叫“蒲棒”,种子叫“蒲绒”,可作填充料和吸水纸。全区面积约为3000亩,年产蒲草1300吨左右。

    (三)野生饲草类:丰南区野生饲草品种繁多,适合草食性牲畜者,以禾本科植物为主,约14种,主要的有次质芦苇、碱芦、羊草(“鲁疙瘩草”种子可食,于“芒种”节收获)。野稗子(种子可食,“立秋”收获),狗尾草、马唐(蔓子草)、螺蝉草、马绊草(也可在老熟后编草帽、草帽圈)、白茅(又称“毛子草”,并可用于编蓑衣,根可入药)等。其次是豆科植物,主要的有野豌豆、野绿豆(捞豆)、野生草木蓿(木树背)等三种。此外,还有莎草科的三楞草和莎草等。

    上述野生饲草类,主要分布在西南部低洼地区的大片荒滩,有的与苇田插花式混生,连同各地的堤捻、路边、田头和成林树下等处,分布范围相当广泛,总面积达24.1万亩,年可产鲜草13.6万吨左右,其中连片草荒达82500多亩,可供放牧或打草,通常在“小满”至“夏至”所打的青干草叫做“麦黄草”,从“立秋”到“白露”之间所打的青干草叫做“秋草”,是草源区的主要副业资源,每年输出数量最高可达5000吨。但是自兴办排水工程以来,由于影响了草场蓄水,造成常年干旱和返碱,以致较多地块草少,根系不发达,加上人为的放牧和毁坏,使草场生态失调。1981年对300亩以上大片草场的调查,出现退化现象的占58。不但降低了草场产量,也降低牲畜适口性。为加强草场建设,自1981年以来,草源区已开始兴建围捻工程,以利蓄水养草提高产量。

    (四)野生青饲料类:适合养猪、养鱼、养鸡的青饲料,可分为陆生、水生两类。

    1、以陆生为主的约7科30余属种,主要有:

    菊科:包括苍耳,俗名“麻苍儿”种子是野生油料并可入药),油蒿(系野生油科,在“寒露”节收获),艾蒿(可做驱蚊剂),蒲公英(可入药),苦麻菜、曲曲菜、刺儿菜等。

    车前科:车前,俗名“车辅辗圆”,种子可入药。

    马齿觅科:马齿觅,俗名马西菜。

    旋花科:小旋花,俗名“喇叭花”,其根在发芽前含淀粉,名“燕伏苗”,可食。

    克科:野苋菜(人荇菜)。

    大麻科:荐草(拉拉秧)。

    蓼科:大红蓼,苗期叫“白毛草”,长成叫“水蓬棵”或“狗尾巴花”,并能在水中生长,种子可入药。篇蓄(猪芽草),羊蹄属(酸溜溜)根可入药,治疥癣及轻泻。

    黎科:扫帚菜(长成干枯后可做扫帚之用)。落黎,碱蓬属的“黄稽”是抗盐性特有植物,生长在滨海含盐量在1-2.20%的滩涂地带,并有一定的抗水性,苗期叫“黄秸菜”,种子叫“黄蓿籽”,可榨油,于“霜降”节收获,老熟的干叶及细枝叫“黄箱盘子”,用水浸脱盐后可喂猪,干枯茎杆可作燃料。

    2、水生植物。除苇、菖蒲、红蓼等挺水植物以外,还有:浮叶植物、野菱、荐菜、水节菜、鸡头米等。

    漂浮植物:浮萍(可入药)、紫叶浮萍、四叶萍、槐叶萍等萍科植物。

    沉水植物:虾藻、柳叶藻、金鱼藻、茨藻、松叶藻等藻类植物。

    上述野生饲料植物,在旧社会也是贫苦农民的度荒食品,所谓“糠菜半年粮”,就是以这些野生植物充饥。建国后在“三年困难时期”也曾作“瓜菜代”食品。

    (五)野生药材,据1985年医药资源调查,丰南区野生植物性药材多达95科297种,常见者有:蛇床子、益母、车前、泽泻、蒲公英、荆三楞、莒蒲、蒲黄、红寥、浮萍、白茅根、芦根、木贼、茵陈、半夏、泽兰、香菇、二丑、荐草、地古皮、地黄、小蓟大蓟、构相、沙参、菊花、桑叶、苍耳、马齿觅、疾菜、篇蓄、苦参、草力子等30余种,医药经营部门历年收购150吨左右,其申以茵陈为地道药材,主产于钱营一带,年收购量1-1.5吨。1985年医药资源调查时,在老王庄一带发现甘草,属于国家重点药材品种,具有保护和人工栽培价值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摘自《丰南县志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