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走进丰南  > 丰南历史  > 正文内容

[丰南大事记]1960-1969

作者:丰南区政府 发布时间:2022-03-03 00:00:00


1960年
    1月,丰润县档案馆建立。
    2月20日,县委为第一批52名“右派”摘掉帽子。
    4月22日,县委成立新“三反”运动领导小组,运动在全县普遍展开。
    4月,丰润县“火星”女子篮球代表队去营口参加了全国乙级女篮分区赛,名列第七名。
    10月13日,沿海一带的36只渔船在秦皇岛治鱼返回途中,于乐亭县浪窝口附近遭遇风险,15只渔船被刮走,其中1只被风浪打翻,4名渔民落水身亡。县委闻讯,立即召开紧急会议,组成抢救领导小组,星夜去涧河,协同老铺公社和有关大队干部乘船到出事地点组织抢救。在秦皇岛市委、乐亭县委、乐亭北港公社、浪窝口盐场、海港派出所、塘沽盐场等单位援助下,经过十几个昼夜抢救,渔民脱险。
    11月2日,中共唐山地委批转丰润县委宣传贯彻坚持“低指标、瓜菜代”方针的报告。
    11月10日,县委决定开展“社会镇反”工作。11月12日县委又决定恢复“五人小组”领导内部“肃反”和“社会镇反”工作。
    12月20日,县四级干部会议开幕,1961年1月12日结束。到会干部和贫下中农代表共3991人。会议揭发批判了县、社两级的“共产风、命令风、浮夸风、特殊风、生产乱指挥风”的“五风”错误,共揭发出各种问题10万余条,对15名犯有严重错误的干部进行了重点揭发和批判,并分别给予了撤职查办、停职反省等处分。
    12月中旬,全县农村开展了整风整社运动,重点是纠正“五风”错误,稳定以队为基础的“三级所有制”,保护社员个人的所有权,贯彻按劳分配的社会主义分配原则。这次整风整社运动于1961年4月基本结束。县、公社、大队三级共退还给农民实物178万件,房屋11920间,现款262万元。
    是年,因自然灾害和“五风”错误,农业连续严重减产,人民口粮和副食严重不足,全县患浮肿、妇女闭经、营养不良者甚多,不少村庄还出现了饿死人的现象。

 

1961年
    1月27日,县直属机关、厂矿、企业干部开展了以反"五风"和贯彻中共中央《关于农村人民公社当前政策问题的紧急指示信》(即十二条)为内容的整风运动。运动于5月15日结束。共
处理群众揭发的问题4488条,15人受到批判。
    4月21日-6月3日,中共丰润县委召开四级干部会,传达了中共中央《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例草案》(即六十条)。开始发放自留地,允许个人开荒地。
    5月,河北省手工业管理局局长韩少白率队来本县,组成省、地、县三级工作组,按“手工业三十五条”精神进行手工业体制改革的试点工作,于8月份结束。
    6月6日,原丰润县分为丰润、丰南两县建置。丰南县县城设于胥各庄,林畸任县委第一书记,汤展清任书记处书记兼县长。
    6月28日,县人民委员会对农村卫生机构进行调整,决定工委所在地设卫生院,公社所在地设卫生所,生产大队设卫生室。
    8月22日,全县降暴雨,降水量达180毫米。有8个工委、22个公社程度不同地遭受涝灾,受灾面积91.9万亩,其中水深1尺以上的6.4万亩,倒塌房屋770余间。为解决灾区人民生活问题,丰南县人民委员会发放救灾款19万元,社会救济款3万元。
    8月,县委召开三级干部会议,贯彻中共中央制定的《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例修正草案》(即“六十条”)。
    8月,根据中共中央纠正“一平二调”(平均主义、无偿抽调)错误的决定,县委决定继续开展退赔工作,1958年以来,全县总平调额131.9万元,平调实物折款1102万元。
    9月28日,县委召开为“右派分子”摘帽大会,91人摘掉帽子。
    10月13日,县委农村工作部发出“实行分配大包干几项具体问题的试行办法”。
    10月,县工业系统开始学习贯彻《国营工业企业工作条例(草案)》(也称工业七十条)。
    10月,县委对全县自1957年以来,历次政治运动中受到批判和处理的8042人(不包括“右派分子”),开始了甄别平反工作。到19662年11月中旬基本结束,有6826人的问题得到了甄别和纠正。
    冬,全县农村开展了整风整社,重点解决分散主义、本位主义、地方主义以及干部不务正业、投机倒把、弃农经商等问题。同时,调整了社、队规模,大队下放了经营管理和分配权,确立了以生产队为基本核算单位。

1962年
    3月25日-29日,中共丰南县第一届党代表大会召开,林畸当选为第一书记,郑毅为第二书记。汤展清、张宪民、李满、周抽山、崔胜荣、李树发、刘文丰、郝生为书记处书记。
    4月10日,本县第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在县城举行。会议选举李满为县长,褚玉玲、陶广谭、石庆芬(女)、王荣华、陈今吾为副县长,王佐华为人民法院院长。
    6月23日,县委发出《关于精简职工和压缩城镇人口的意见》,全县总任务是精简职工4665人,压缩城镇人口1.1万人。到12月底基本结束,全县共精简职工3828人,压缩城镇非农业人口8238人。
    7月24日-26日,全县普降暴雨,雨量之大,洪水之猛为历史罕见。大新庄、钱营、小集工委降雨量达360-450毫米。稻地、唐坊、胥各庄、宣庄、老铺五个工委降雨200-300毫米。河流多处决口漫溢。全县积水面积达400平方公里,受灾作物76万亩,倒塌房屋240余间。河北省副省长李子光、唐山专署副专员张一平等到沙河和草泊水库视察水情,决定采取扒堤废库措施,以解洪水之患。
    7月11日,县委下达《关于改变农村人民公社基本核算单位中若干问题的规定》,进一步明确人民公社“三级所有、队为基础”的制度。
    9月17日,司各庄、钱营、老铺3个工委的37个生产大队降雹20-30分钟,雹粒大如核桃,小如玉米粒。受灾作物达7202百,减产30%-80%。
    10月,黑沿子排干工程动工,长31公里,总土方195万立方米,用工91.6万个工日,投资2683万元。于1963年3月竣工。

1963年
    春节期间,经县委、县人委领导同意,县商业部门对全县公社副书记以上327名干部,按职务高低分三等作了特殊物资供应。此事受到中共唐山地委的通报批评,并对直接责任者作了处理。
    2月16日,经专署批准,司各庄、安各庄、柏各庄、南堡4个工委划归滦南县管辖。
    2月下旬,全县开展贯彻以“六十条”为中心的整风整社运动。
    4月29日,县委发出关于试行中央批转教育部拟定的《全日制小学暂行工作条例(草案)的通知》。通知决定首先试行的有实验小学、稻地小学、小集小学、王兰庄小学和黄各庄小学。
    7月,全县14个公社223个生产大队干旱成灾,受灾面积23万亩。东田庄、刘迁庄、老王庄、毕家瞿阝、大佟庄5个公社83个大队灾情最重,塘沟干枯、沟底龟裂。
    8月上旬,河北省中南部地区道受严重水灾。本县人民开展了“增加生产,支援灾区”的运动。支援灾区粮食9.6万斤,糠703万斤,干菜8.4万斤,无偿捐款7655元。
    10月17日-19日,第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在县城召开。会议选举李满为县长,褚玉玲、石岩、陈今吾为副县长,王佐华为法院院长,并选举李满、裴文中、赵群为出席河北省第三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。

1964年
    1月16日,县委、县人民委员会批转县计划生育委员会《关于认真开展计划生育工作的意见》,全县开始宣传计划生育。
    2月25日,粗线条“四清”运动(清政治、清组织、清思想、清经济)在本县开始。第一批铺开的有清庄湖、侉子庄、高庄子、刘唐保、胥各庄5个公社计52个生产大队。
    6月,水利部第13工程局疏浚队用挖泥船开挖黑沿子排干入海口,10月份竣工。
夏,全县普遍降雨,累计达700-800毫米,沙河多处漫溢,受灾面积40余万亩。
    8月,本县第二次人口普查工作结束。按国家规定标准时间7月1日零点统计,全县总人口861454人,其中:男184700人,女176754人。
    10月30日-11月3日,县委召开全县贫下中农代表会议,出席代表675人,会议传达了《中共中央关于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一些具体政策的规定(修正草案)》(即后“十条”)。
    是年,黑沿子河建成装载量90吨浮动码头4个,给渔民收港卸货提供了方便,这是我国北方首次建立的浮动码头。

1965年
    2月20日,县委召开贫下中农代表和三级干部会。县长李满作了“认真贯彻中共中央《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目前提出的一些问题》(即二十三条),继续搞好面上社会主义教育运动”的动员报告。
    7月1日,经河北省人民政府批准,恢复胥各庄为县辖镇,全镇包括胥各庄一至八街和铁南街。
    10月,中共唐山地委“四清”工作团进驻本县,开始了以“清政治、清思想、清组织、清经济”为内容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(即细线“四清”运动),21个公社和县直各单位分两批陆续铺开,至1966年12月全部结束。历时一年多的“四清”运动,错误地提出重点整所谓“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”,混淆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,使不少基层干部受到了打击。1979年-1984年落实政策中,对冤假错案予以平反,对定性不准的改变了定性。
    10月,本县第一座变电站--唐坊变电站开始修建,于1966年6月完工。该变电站占地4亩,装机容量50OOKVA(后增至640OKVA),架设35KVA线路16.2公里,总投资70万元。
    10月31日,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罗瑞卿、国务院副总理谭震林视察了本县沿海涧河哨所。

1966年
    2月24日,河北省唐山航空俱乐部由张家口迁至本县杨家泊灭蝗机场,并根据备战、培训空军飞行员任务需要,开始了扩建工程,共占草泊地2041亩(包括原机场及营地占地在内)。
    2月7日,《人民日报》发表了《县委书记的好榜样--焦玉禄》长篇通讯。从本月下旬始,全县掀起了学习焦玉禄的热潮。
    3月2日,在企事业单位中,结合“四清”,开展了“反浪费、查设备、查材料、查流动资金”的“一反三查”活动。
    3月18日,治理陡河工程开始施工。
    6月18日,县委、县“四清”工作团传达中共中央《五?一六通知》,全县首先在各中学校掀起了所谓揭批“三家村”的活动。
    8月8日,中共中央公布《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(即十六条)》。8月下旬稻地中学、胥各庄中学最早建立“红卫兵”组织,很快波及全县,掀起破“四旧”(旧思想、旧文化、旧风俗、旧习惯)、横扫牛鬼蛇神、揪“走资派”的狂潮。大量珍贵文物、古书、字画、器皿被砸毁焚烧或盗走,3201户被查抄,没收的财物折款38.45万元。自1969年以后开始清还,至1984年已基本还清。
    8月23日,县委成立“文化大革命”领导小组。
    9月11日,县根治海河指挥部成立,下设工程处、后勤处和办公室,组织全县民工去青县参加治理子牙新河工程,于1967年春完工。丰南县民工因进度快、质量高被誉“大锹手”闻名全省。
    9月24日,陡河防潮闸、西排干防潮闸工程动工,1967年7月同时竣工。两闸总投资44.2万元。
    9月中旬至10月底,丰南县“红卫兵”分两批赴京接受毛主席检阅。10月10日,县“文革”被“造反”,学校掀起“大串连”热潮,数以万计的学生、教师搞所谓“停课闹革命”奔向全国各地,进行所谓新的“长征”。
    9月,由省航运局航道处设计,本县自行施工的张庄子、孙老庄、东田庄三座“汽--六级”生产桥动工,1967年汛期建成。这是丰南县第一批钢筋混凝土工字梁微弯板桥。
    10月27日,胥各庄中学(现二中)、稻地中学(现一中),唐山教师进修学校(现为县教师进修学校)的部分师生联合召开所谓“向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猛烈开火的誓师大会”。
    12月15日,煤河疏浚工程动工,自十道桥至津唐运河全长10.672公里,1967年2月3日完成。共动土方118267.5立方米,总投资145896.7元,总用14655个工日。
    12月,全县城乡各行业纷纷成立数以万计的“战斗队”、“造反团”,大搞所谓“踢开党委闹革命”、揪斗“走资派”,到处揪所谓的“牛、鬼、蛇、神”。各级党组织基本瘫痪,社会一片混乱。

1967年
    在所谓“一月风暴”的恶劣影响下,1月28日上午9点,胥各庄中学“总红”、稻地中学“红旗”“红卫兵”组织和县委、县人民委员会机关的几个造反派组织夺了县委和县人委的权。夺权
后成立了“丰南县夺权造反总部”。同日,公安局、检察院、法院的造反派组织,夺了公、检、法领导权,成立了公检法“造反总部”。同日,县委、县人民委员会机关部分“造反派”头头,把正在遵化县汤泉疗养的县委书记林畸揪回丰南批斗。
    1月29日-至5月23日,学校“红卫兵”组织和原县委、县人委机关造反派组织在原县委办公室、县委院内三次质问围攻林畸,并三次在工会广场和县礼堂召开批斗林(林畸)、李(李满)、肖(肖运兴)、苗(苗旺贺)大会,强迫他们低头、弯腰并游街示众,进行非法的人身攻击。
    2月21日,“丰南县夺权造反总部”改称“河北省丰南县革命造反委员会”。3月15日,“河北省丰南县革命造反委员会”改为“丰南县革命委员会”,并刻制新公章一枚。
    自此,造反派组织分裂成夺权和反夺权两大派。拥护1月28日夺权的各造反派组织,称“一?二八”派;反对1月28日夺权的造反派组织,组成了一个“三代会”(即学生代表、工人代表和农民代表),称为“三代会派”(以下皆用简称)。在一段时间内,派性斗争日趋尖锐,打、砸、抢、抄、抓愈演愈烈。
    5月28日夜,县委书记林畸不堪忍受迫害,在“隔离室”内含冤去世。
    10月25日,县财政科遭到打砸抢分子的严重冲击,多年的传票、帐目、单据和各种表报被抢劫一空,致使当年的财政决算无法进行。
    同日下午,“一?二八”派和“三代会”派在县委大院因争打字机,第一次发生武斗。
    11月9日上午,“一?二八”派与“三代会”派在县城胥各庄发生大型武斗,双方出动约计2200人,武斗一小时之久,有多人受伤,其中重伤9人。
    12月10日晚11点,“三代会”派砸抢了县武装部武器库,抢走六○炮一门,轻机枪10余挺,步枪60余文,冲锋枪2支,手枪3支,子弹、手榴弹百余箱。
    是年,因受“文化大革命”浩劫,财政收入仅完成456.7万元,比上年减少31.1%。

1968年
    2月22日,“三代会”派强行进入县银行,动用资金55万元。
    3月10日,“丰南县革命委员会”改称“河北省丰南县革命委员会”,并更换信印。
    4月3日夜,“一?二八”派闯入唐坊轧花厂武斗,该厂1名工人无辜被乱枪击中死亡。
    4月,造反派组织召开批判所谓“二月逆流新反扑”誓师大会,大批干部再次被批斗。
    5月6日,“三代会”派编印了所谓《丰南县两条路线斗争史》,刊登在本派《新丰南》报上。
    6月24日,唐山地区革命委员会、中国人民解放军唐秦警备区、中国人民解放军唐山军分区联合拟定了《关于解决丰南县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的几个问题的原则》。
    7月7日,李毫子公社“一?二八”派头头召集1000人参加的“群众专政”样板会,11名“专政对象”遭到批斗和毒打,死伤各一人。此后“群众专政”成了全县任意打人的代名词。
    7月,县服装厂生产的服装第一次打入国际市场。
    7月,本县首发马传染性贫血病。至1980年,全县发病马3293匹,死亡824匹,造成经济损失24.7万元。
    8月,“三代会”派建立了所谓“抓叛徒特务联络站”。到1969年5月,先后非法关押、刑讯老干部41名。
    8月下旬,“工宣队”、“贫宣队”开始进驻学校,主宰学校一切;
    秋,胥各庄煤河大桥改建工程动工,1969年春季完成。
    10月28日,“一?二八”派与“三代会”派在边庄子发生大型武斗,死5人、伤40余人。
    是年,春、秋雨量稀少,旱情严重,全县受灾面积36?9万亩。

1969年
    5月,“一?二八”派和“三代会”派,按照唐山地区革命委员会、唐秦警备区、唐山军分区关于解决丰南县文化大革命中的几个问题的“七项原则”,实现了大联合。对原县革命委员会进行了调整、充实和加强。调整后共有委员78人,任守信(4672部队参谋长)任革命委员会主任。刘秋平、黎英、焦润民、李树发、孙昌生、周世政、张建林任副主任。
5月21日,县革命委员会集中了原县委、县人委和各局的干部在原党校举办学习班,历时两个多月。在学习班中,有39人受到了错误的批判和体罚。
    6月17日,县革命委员会将全县中学教师集中在县一中,小学教师分别集中在胥各庄和小集,共1100名,举办学习班。历时三个半月,从“斗私批修”、开展大批判入手,“清理阶级队伍”,将150多名教师戴上各种“帽子”开除回家,制造了一批冤假错案,其中1人投河、1人服毒而死。
    夏,全县累计降雨900毫米,由于排水能力不足,农田受灾面积18.9万亩。
    7月下旬,县革命委员会建立了党的核心领导小组,任守信任组长,刘秋平任副组长,黎英、焦润民、李树发为小组成员。
    8月,本县开始了“斗批改”运动试点(试点确定在辉坨公社)。从11月起,在全县分四批陆续铺开,至1972年7月结束。全县有1165名党员干部受到错误处理。
    9月,涧河盐场开始筹建。
    12月,县革命委员会根据《人民日报》侯振民、王庆余建议,将全县农村小学全部下放到生产大队管理,教师各回本村任教,同社员一样记工分参加年终分配。外籍教师一律回本籍教书,大大削弱了教师队伍,严重的影响了教学质量。